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发现 > 正文

香港十大奇案之一:跑马地纸盒藏尸案重犯欧阳炳强出狱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5-14
昔年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跑马地纸盒藏尸案重犯欧阳炳强出狱了。在这宗命案中,被控谋杀16岁少女卞玉英罪名成立的欧阳炳强,一度被判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9月11日,香港挂起了8号风球,度过28年牢狱生涯的欧阳炳强在风雨中出狱。尽管狱方并未宣扬此事,消息灵通的香港传媒仍闻风而至,对这个28年后重返社会的“前死囚”的一举一动进行跟踪报道。
欧阳炳强是香港轰动一时的跑马地纸盒藏尸案凶手。1974年12月17日上午,44岁的清洁女工“林嫂”在跑马地黄泥涌道一间兽医诊所门外发现一个笨重的日立电视机纸盒,剪开绑捆的绳索后,在一层报纸下赫然发现一具赤裸的妙龄女子尸体,立即向路过的警员报案。
 
警方检验后发现死者双乳乳头被人割去,体毛被烧焦,身体有受伤的痕迹,系遭人勒死。由于死者身边并无证件,警方决定在传媒发放其照片寻找其家人。翌日,死者的姊夫看报后向警方证实,死者是其已失踪一晚的小姨卞玉英,警方随即对凶案展开调查。不过,由于死者生前是乖乖女一名,生活正常没有任何仇家,现场又没有目击证人,警方的调查一度陷入困境。凶杀组分析认为,藏尸纸盒底部虽然经过拖拉但损毁轻微,初步锁定凶案现场在跑马地附近,但盘查了800人仍无线索,直到有一天编号为1725的探员偶然到欧阳炳强工作的安美雪糕店借用电话。“1725”登上雪糕店的阁楼后发现,这里放有不少工程器材和纸盒,俨然一个小场……“1725”回去后将借电话的所见所闻报告了上司,凶杀组又从死者的女同学口中得知卞玉英经常到案发现场毗邻的安美雪糕店吃雪糕,于是锁定目标为安美雪糕店。
 
警方翻查了雪糕店当晚上班记录,只有任兼职的殴阳炳强在店内工作,还发现卞玉英指甲中的衣物纤维与欧阳炳强的西装吻合,其长发上的两小块电线胶皮及纸屑与雪糕店工场的物件一模一样,怀疑卞玉英是到雪糕店买雪糕及借电话时,被人侵犯后反抗而遭毒手。1975年1月3日,负责此案的“光头神探”总督察贝亚,到雪糕店将欧阳炳强拘捕,他事后获准保释,同年3月27日正式被拘捕。欧阳炳强1975年被以科学鉴证技术定罪,判处死刑,1977年2月9日被当时的港督麦理浩特赦,改为终身监禁。这是香港司法史上首宗法庭接纳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以“科学鉴证技术”将凶徒定罪的案件。
 
此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名列香港十大奇案之一,除了死者是中学生外,还因为嫌犯欧阳炳强从头到尾都咬定“我没杀人,我是冤枉的”,作案的动机和过程始终成谜。因此案一举成名的总督察贝亚,多年以后提起欧阳炳强,仍说:“这是一条硬汉。”当年欧阳炳强被“锁定”后,为了试探他,有探员出了个馊主意----半夜扮鬼给他打电话。谁知欧阳炳强丝毫不受影响,第二天照样上班、下班、兼职,并没有去烧香、拜神以求心安。他被拘捕后,探员为套取内情不惜扮成犯人与其同囚一个羁留室,然而,无论警方怎么“软硬兼施”,欧阳炳强统统不上当。录口供时也极不合作,签字前要反复看、反复改,最后还要写上一句:“我虽然录了这份口供,但并不代表我曾经杀过人。”态度之冷静、从容令警方十分恼火。
 
欧阳炳强的妻子也相信丈夫是无辜的,先后4次为他上诉,官司历时两年多,打到了伦敦枢密院。案中也确有不少疑点:藏尸纸盒上的两个手印并不是欧阳炳强的;案发地点安美公司并无死者卞玉英的指纹;警方一直找不到卞玉英返学用的随身物品。代表欧阳炳强上诉的御用大律师贝纳祺曾置疑科学鉴证的可信性,因为控方在卞玉英身上找到的269根纤维中只有两根与欧阳炳强的西装上衣吻合,死者身上始终没有被告所穿西裤的纤维。此案扑朔迷离,颇有演绎空间,正对编剧的口味,曾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
 
欧阳炳强入狱后对案情仍然一字不说,靠学习知识打发漫漫的狱中岁月。自1987年开始,他每年都参加公开考试,获得不少及格证书,包括会考会计及格、伦敦商会证书考试的簿记及会计及格等,他还在狱中教囚犯盲人打字,成为赤柱监狱有史以来第一名囚犯义务教师。
 
转眼28年过去,26岁入狱的欧阳炳强已经是两鬓斑白的“阿伯”。据悉,鉴于欧阳炳强在狱中表现良好,香港惩教署的刑期覆检委员会认为他符合获释条件,批准其提前出狱,但仍需在警方指定的中途宿舍居住两年,以接受监管。两年后覆检委员会再审查其情况,如表现良好才能正式脱离释囚行列,恢复自由身。
 
根据惯例,长期监禁的囚犯假释后会由负责监管的惩教署人员陪同作一次“香港游”,以重新认识社会环境。9月16日,欧阳炳强在惩教署人员陪同下,首次公开露面,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及的士,并向传媒讲述出狱感受。28年沧海桑田,香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欧阳炳强眼中,什么都是新鲜的。人更多了,楼更高了,当年的第一高楼,如今已毫不起眼。超市、手机、电脑、地铁、八达通这些新生事物,他都一一学习使用,闹了不少笑话。
 
尽管事隔多年,面对纸盒藏尸案的元凶,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仍是“当年你究竟有没有杀过人?”对此,欧阳炳强只是平静地说:“这个案子已划了句号,我有生之年都不想再提。”他表示,案件距今多年,他被定罪的事实无法改写,只希望社会给予鼓励、原谅及支持。至于此次获释,他说:“不是每一个终身监禁的犯人都能出来,感谢当局恩赐,我会好珍惜。”出狱后欧阳炳强最高兴的是与多年来对他不离不弃的姐姐团聚;而当年一直全力支持他的妻子却已不知去向,据传已携女改嫁。
 
欧阳炳强的出狱在香港社会引起了不同的反响。当年经办此案的警务人员大多已退休,他们均置疑当局此举,认为欧阳炳强是一个高智慧型的罪犯,目前仍有一定危险性;许多年轻的市民对此案全无印象,对如今年华老去的欧阳炳强表示同情,认为“他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在狱中渡过,这惩罚也够了。”有意思的是,尽管香港已沧桑巨变,当年第一个发现“纸盒藏尸”的清洁女工“林嫂”却仍在同一个地方做清洁工,当记者请她发表意见时,年过70的她却摆手摇头不想再提,说想起来都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