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发现 > 正文

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妇贪污巨款案上下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18-05-11
四面楚歌王朝倾倒
 
正值马科斯政权面临崩溃之时,阿基诺在光天化日之下惨遭杀害,一下子点燃了菲律宾人民埋藏已久的愤怒,他们终于勇敢地站出来与马科斯家族进行较量。
 
阿基诺是菲律宾著名的反对派人士、国会议员、自由党主席,也是马科斯眼中的死敌。他出身于上层社会,具有社会责任感和群众组织能力。
 
在群众集会时,阿基诺称马科斯为“剥夺人民自由权利的暴君”。他控诉道:“在菲律宾180亿美元的外债中,至少有10%被马科斯及其朋友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正因如此,阿基诺在菲律宾人民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也是总统的有力竞争者。他也理所当然地成了马科斯的心腹大患。于是,军管一开始,阿基诺就遭到逮捕、审讯、监禁,最后因患重病,到美国医治。
 
流亡中的阿基诺并未退出政治舞台,他非常关注菲律宾所发生的一切。1980年马科斯放松了军事管制,恢复了部分政党的活动,一些反对派组成了“统一民主反对党”,由前国会议员多伊?劳雷任主席,但实际领袖是阿基诺。
1981年1月,马科斯宣布结束军事管制,随即派人到美国警告阿基诺:他如果回国,就得坐牢。
 
4月7日,马科斯又通过受操纵的公民投票再次修改宪法,决定采取法国式议会制,总统由选民直接选出,任期6年。这无非又是为其当终身总统寻找借口了。国内政局的变化,促使阿基诺最后选择了回国。对此,马科斯非常害怕。
 
1983年7月31日,他又重新宣判阿基诺的死刑。国防部长恩里莱遵照马科斯的旨意给阿基诺打电报:“你不要回菲律宾,我们已得知有人要干掉你……”这自然是马科斯惯用的恐吓和威胁手段,以阻止阿基诺回国。
 
但阿基诺毫不动摇。8月13日,他从美国出发。飞机到台北后,还有几小时便抵达菲律宾了。这时马科斯的得力助手、军界头目维尔将军来电警告说,阿基诺有可能在机场被杀。阿基诺说:“这是惟一不能忽视的警告。”因为维尔是马科斯的忠实奴仆。但阿基诺义无反顾,继续着他的死亡之行。因为7年7个月的监狱生活,多年遭受的耻辱和磨难,早已使他置生死于不顾了。
 
飞机刚在马尼拉国际机场着陆,3名士兵便走进飞机搜查阿基诺并将他押下飞机。刚过9秒钟,枪声便响起来。身穿白衣的阿基诺倒在了他深爱的大地上。随后安全人员迅速抬出一具穿着机场工作服的尸体,扔到阿基诺身旁,士兵向这具尸体猛烈射击,仿佛他们在打死刺客。
 
阿基诺被暗杀后,菲律宾开始陷入政治混乱。愤怒的群众每天都在游行示威,抗议对阿基诺的政治谋杀,要求马科斯、伊梅尔达滚出马拉卡南宫。美国也开始抛弃了这位腐败的盟友,不断地向马科斯施压,敦促其改革,提前举行总统选举。
 
迫于国内形势的恶化和美国的压力,马科斯宣布于1986年1月举行总统大选。科拉松继承丈夫的遗愿组织反对派,出马与马科斯一决高低。这次大选显示了菲律宾人民的决心和勇气,表达了他们对马科斯腐败统治的深恶痛绝。然而,在宣布选票时,本来是科拉松夫人领先15万张选票,竟说成马科斯领先15万张选票,并于2月15日正式宣布马科斯当选总统。
 
这种颠倒黑白、舞弊欺诈的行径,在全国引起一片抗议声,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活动。人民在马科斯宣誓就职时举行了全国性罢工。世界各国也拒绝承认马科斯获胜,有的国家召回驻菲大使,各国外交使节抵制出席马科斯的就职典礼,国防部长、参谋长也背他而去,军队指挥不灵。马科斯被抛弃了。
 
就在马科斯山穷水尽之时,他多年的老朋友、美国总统里根在关键时刻也抛弃了他。2月24日,白宫发言人受命对外宣布:菲律宾目前的危机,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和平过渡到新政府。
 
就在这一天,所有反对党各派领导人和倒戈的新社会运动组成的临时国民议会宣布,马科斯当选总统无效,一致同意科拉松?阿基诺为当选总统。
 
面对众叛亲离,此时,马科斯明白自己只有出逃一条路可走了。2月25日,马科斯一家人及其亲友在美国人的帮助下,逃出马拉卡南宫,流亡夏威夷。
 
清算邪恶正义审判
 
1986年3月5日,新任总统阿基诺夫人参观了马拉卡南宫,对其中的陈设,这位出身高贵的女总统也瞠目结舌:昂贵的地毯和装饰灯架,水晶雕像,古代圣人塑像,花梨木桌子,大瓶香水,一排排没有穿过的衣服,小山似的鞋堆,冰柜里还放满了美国牛排,橱柜上的鱼子酱堆积如山。
 
阿基诺夫人不愿住进这个宫殿,她把马拉卡南宫变成了人民公园,向穷人开放,作为马科斯王朝奢侈腐化的见证。这所宫殿开放后,宫门口每天都有成千的马尼拉穷人耐心排长队等候,以能亲眼目睹马科斯夫妇昔日的挥霍无度。
 
在马拉卡南宫开放前,新政府对宫内物品逐项进行了登记。一位医生在马科斯的卧室里偶然发现了一些文件,上面登记有他在国外的许多资产,其数目令人难以置信,时间可以追溯到20年前,其中包括被迅速转移到国外的美元,存放在世界一些关键地点的金块,以及秘密的银行账号。这些文件的发现,为追查马科斯侵吞国库巨额资金提供了部分证据。
 
菲律宾新政府成立了廉政委员会。他们经过3年的艰苦调查,初步查清了马科斯家族的财产:
 
在菲律宾,房地产4500亩,土地5000亩,农场23处,公司232家,椰子油加工厂10家,电视台18家,广播电台36家,飞机29架,游艇13艘,现金10亿美元,珠宝折价10亿美元,黄金数吨。
 
在美国,有纽约曼哈顿区的4栋办公大楼,洛杉矶贝佛利别墅,夏威夷檀香山别墅,纽约长岛房地产,纽约第五街3套公寓,现金和珠宝7亿美元。
 
在瑞士银行,存款10亿美元,有估计为30~40亿美元。一位在欧洲从事银行业务的菲律宾银行家在作证时说,马科斯在瑞士有75亿美元存款。
 
在澳大利亚,有5亿美元。
 
在巴西,至少有3亿美元。
 
初步查明的马科斯家产就已让人触目惊心了,更何况还有许多尚不为人知的资产。菲律宾政府迅速采取清查行动,在国内冻结被确认为属于马科斯的财产及股票。他们还得到了一些外国政府的支持。
 
美国将马科斯随身行李的海关造册,一份长达2300页的资产清单交给了菲律宾政府,这些钱物成了马科斯鲸吞公款的证据。菲律宾政府还向美国洛杉矶法院提出一项诉讼,想收回被马科斯夫妇从菲律宾掠走的50亿美元。法院就此宣布,在做出判决之前,将冻结马科斯在世界各地的资产。
 
1987年,马科斯夫妇以其轰动世界的丑行被美国的一家杂志评为特别荣誉“终身成就”奖,让他们臭名远扬,狼狈不堪。
 
瑞士有关当局应菲律宾政府要求,冻结了马科斯在瑞士银行的存款。1995年8月,苏黎世州立银行就马科斯在瑞士存款一案做出判决:将马科斯存在瑞士的约5亿美元存款转到菲律宾的一个账户上,由菲律宾法院裁决其归属。
 
追讨马科斯在世界各地的巨额财产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菲律宾政府不得不踏上旷日持久的追讨之路。与此同时,马科斯家族统治的不少丑行开始被揭露出来,其中最具影响的即是重新调查阿基诺被刺事件。
 
调查特别委员会于1986年7月31日宣布,菲律宾反贪法院过去对涉嫌的前武装部队参谋长维尔和其他25名嫌疑犯做出的无罪判决无效,下令逮捕了这26名嫌疑犯。一个月后,反贪法院重新开庭审理阿基诺谋杀案。
 
经过长达三年的调查,1990年9月菲律宾法院判处空军准将卢瑟?库斯托迪奥和其他15名军官无期徒刑。马科斯是谋杀阿基诺的幕后策划人。
 
与此同时,背井离乡的马科斯夫妇为他们的腐败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他们在世界舆论的同声指责下度日如年,如坐针毡。过惯了被人前呼后拥生活的马科斯夫妇备感凄凉和苦闷。他们的亲友一个一个作鸟兽散,纷纷离他们而去。
 
马科斯夫妇有国不能归。1986年3月17日,菲律宾吊销了马科斯全家的护照,断了他们的归国之路。
 
1989年9月28日,马科斯凄凉地死在夏威夷,他留下遗言,要把他的尸体运回菲律宾安葬。然而,阿基诺政府一直不允许将他的灵柩运回国内。拉莫斯总统虽然允许自己的表兄(即马科斯)魂归故里,但拒绝将其安葬在烈士陵园。
 
进入90年代后,菲律宾政府为了获取马科斯在国外的存款,同意伊梅尔达回国。菲廉政法院于1993年以贪污罪、腐败罪判处伊梅尔达入狱9至12年。由于菲律宾司法程序漏洞百出,才使这位前第一夫人暂时幸免于难。1998年1月底,菲最高法院宣布维持1993年原判,伊梅尔达最终难逃厄运。
 
1998年正好是菲律宾的大选年。法院的判决公布之后,正在假释之中的伊梅尔达宣布要竞选总统,并且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突然表示,除了即将移交5.4亿美元之外,马科斯至少还有8亿美元的存款。如果当选总统,她将把这笔巨款散发给穷苦的老百姓。这表明,马科斯至少有50亿美元存款的说法是非常可信的。
 
不管怎样,马科斯夫妇将会永远被钉在腐败堕落、挥霍浪费、残暴无情、穷奢极欲的耻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