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意沙龙 > 正文

完整版《鸾凤还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编辑:奇闻趣事大全   来源:www.wh598.cn   时间:2020-03-25
小说《鸾凤还朝》已上线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宅情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哟!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小姐,醒醒啊小姐……”
 
凌澈朦胧中感到有人在晃自己,而她却陷在梦中难以清醒,这对杀手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幸而对方很快把她从睡梦中拉了出来。她想伸手制住对方的咽喉,可惜身子沉重的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在昏沉中挣扎半晌,凌澈终于有了知觉,脑子一抽一抽的胀痛,木讷的睁开眼睛。
 
“小姐你总算醒了,即便再过悲痛,您也要保重身子啊,吓死奴婢了。”
 
凌澈一时半刻还在梦游,只觉得胸口涨得厉害,喘不过气来,使劲捶胸口,半天终于咽下了卡在胸腔里的那口气。
 
“呼……”出了长长一口气,凌澈才抬头打量身边这个一直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十五六上下,身着白色衣服,肩膀一耸一耸的抖得厉害,却十分关切的注视着她。
 
再看看自己,一身缟素,正抱着个一人多长的黑色大木头箱子,箱子上刻着细密的花纹,头上写了斗大的一个‘奠’字。
 
什么情况!她是在做梦吗?
 
想她凌澈活了半辈子什么样的死人没见过,这棺材却是头一回摸。
 
额……该打开看看么?
 
呆滞片刻,凌澈转过头,身后跪了一大片披麻戴孝哭哭啼啼的人,还都留着稀奇古怪的发型,很像她曾经看过的古装剧。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扫视一个一个哭的更认真了,眼泪都是真材实料,个个都是演技派。
 
“小姐?”估计是被她傻愣愣的表情吓到了,身旁站着的小丫头小心翼翼的推了她一把,被她条件反射的捉住了手腕。
 
“停!”凌澈一张嘴只觉得喉咙撕裂般的痛楚,声音也低哑的不像话,“我有些头疼,别哭哭啼啼的,听着难受。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再哭缝上你嘴巴!”
 
“小姐你怎么了!”另一个丫鬟比被她抓住的那个叫的还凄惨,一时间跪在后面的哭的更欢儿了,却都偷偷在抹泪的间隙里往这边偷看。
 
“……”当着这么多人,凌澈要是再这么问下去铁定给当妖怪抓起来,也就松开手不再说话,私底下偷偷用手掐自己的手背,生疼。
 
看来不是在做梦了。
 
凌澈皱眉,搞笑呢,她一觉醒来竟是穿越了!还穿在了一个哭死鬼身上!难怪刚刚胸口这么闷,估计原身是伤心太过痰迷心窍生生憋死过去了。
 
这个死法可真够憋屈的。
 
“凌大小姐可还好?”一个十分清朗的声音传来,华丽如滚珠落玉十分动听,凌澈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才看到离她不远处有一只梨花木的大椅子,一双白底描金的靴子,往上方看到是个青年男子。
 
因着有些逆光,加上原身哭肿了眼睛,凌澈只看到那人下巴一道高傲的弧线。
 
那人方才听到凌澈低声恐吓小丫鬟于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不成想凌澈完全没有反应,于是忍不住凑近了狐疑的与她对视。
 
凌澈别开目光扫视一圈,觉得这里应该是某人的灵堂,而说话的年轻人身份必然不同寻常。下面所有人都披麻戴孝,再怎么虚情假意也都做出个伤心欲绝的样子来。在场的唯有这个青年男子老神在在的倚在那里,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
 
许是是因为凌澈干巴巴没有反应让年轻人有些失面子,于是他再次开口道:“凌大小姐可是悲伤太过伤了身子,不妨回房歇歇吧。”
 
“……”
 
谁来告诉她,这人是谁?
 
“春深夏浅,还不快扶小姐回屋歇着。”随着声音,一个约么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来,两鬓已然斑白,一脸苦大仇深,煞有其事的瞪着凌澈。其实他才是离凌澈最近的,刚刚估计是哭的太卖力了,没注意这边发生的事情。
 
“是,老爷。”刚刚站在凌澈身旁的两个小丫鬟手脚麻利的把凌澈从地上扶起来,凌澈这才觉察到自己的脚已经麻了,应该是跪的太久的原因。能离开这个风暴中心凌澈求之不得,十分顺从的让丫鬟把她扶起来,一路小跑离开了。
 
等被安置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时,凌澈方才回过神来看看自己。
 
颤巍巍举起一只手,入眼处皮肤细嫩如脂吹弹可破,指甲饱满莹润富有光泽,怎么看都是鲜嫩水灵的小妞。右边手腕上的疤痕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成色极好的玉镯子,与皮肤相接触的地方温润滑腻,青白分明。
 
真是一个好身子啊,就是力气小了些,连个玉石镯子都捏不烂。
 
上天真会开玩笑,让她当了半辈子杀人如麻的第一杀手,忽然间竟成了锦衣玉食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
 
“小姐喝口水吧,您哭了一天一夜了,莫要伤了身子。”说话间最开始看见的那个侍女已经端上来一杯清茶,看不出是什么泡的,却清香扑鼻。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凌澈凝视二人半天后才哑着嗓子开口。
 
“奴婢是夏浅啊!小姐你醒过来就不大对劲,可别吓奴婢啊!”小丫鬟没见过这种事情,脸都吓白了,另一个丫鬟也赶紧走过来摸她的额头。
 
“小姐这是有些发热,怕是得了风寒。”
 
凌澈想了一下,开口道:“行了,行了!我是忧虑过度伤了元气才会一时忘了前因后果,你且细细与我讲讲,兴许就能记起来了。”
 
年龄略长的丫鬟开口道:“奴婢春深,和夏浅一起服侍小姐多年了。府上当家大老爷凌清之是咱们祁明国的辅政大将军,膝下只有小姐您一位掌上明珠。夫人过世之后老爷积郁成疾,半月前染了风寒竟一病不起。昨个儿老爷病情加重,竟然去了,小姐从昨个便一直守在灵堂痛哭不已,方才一口气没上来厥了过去,奴才几个可是吓得不轻。现在……”
 
“慢着,我是不是叫凌澈?”凌澈忽然想起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名字。
 
“小姐您想起来了?!”夏浅顿时眉开眼笑,一脸的欣喜不是装出来的,倒是个忠仆。
 
“我只是想起来名字罢了,你且继续说着。”
 
这身子竟然和自己叫一个名字,都不用改名字,还真是方便。
 
呵,没想到做了半辈子麻木不仁的杀手,有朝一日竟然赶了回潮流,玩起了小女生心心念念的穿越!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宅情文学】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爱生活,爱阅读,阅读越精彩!